菜单导航
> 正文

丢了回家的

作者: 小贝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06日 15:25:59

  摘要:丢了回家的 陈旭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童年的生活虽然很艰苦但是却很快乐。一家五口生活在一个不足50平米的房子里,虽然姐妹三人都没有自己的房间,但是却丝毫阻碍不了他们的欢声笑语。尤其是过年的时候就更热闹了,爸爸忙着在外面挂鞭炮,妈妈忙

  陈旭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童年的生活虽然很艰苦但是却很快乐。一家五口生活在一个不足50平米的房子里,虽然姐妹三人都没有自己的房间,但是却丝毫阻碍不了他们的欢声笑语。尤其是过年的时候就更热闹了,爸爸忙着在外面挂鞭炮,妈妈忙着包饺子,哥哥在外面兴奋的听着炮竹的声响,她和姐姐则围着妈妈看着她包饺子,妈妈偶尔说几句笑话逗得她们咯咯直笑,那笑声仿佛穿过窗户飘荡到空中和炮竹声混到一块形成最美丽的音符。然而好景不长,爸爸突发脑溢血生命垂危,几经抢救虽然保住一条命但却因此使这个本来不富裕的家庭也变得负债累累,无奈之下姐姐和哥哥也相继辍学,打工挣钱,因着陈旭还小只能上学,那时的家人虽然都很辛苦也少了许多欢笑,但在陈旭的心里是幸福的至少家人都还在,他们都是彼此的温暖和依靠。经过几年的辛苦家里生活有了些好转,姐姐也嫁人了,虽然姐姐出嫁那天陈旭哭的很伤心但她心里清楚不管姐姐在哪,都不会影响她们之间的感情,他们都将成为彼此的牵挂。可是有些东西却在悄悄的变化着……一天姐姐穿了一件漂亮的裙子回家,陈旭一眼就看中了,央求姐姐和她一块去买,可是去了好多地方都没买到,姐姐就说:“小旭你要喜欢,我这件也没穿多久,不如卖给你吧。”这话犹如震的陈旭久久回不过神来,终究是一句话也没说就跑回了家,整整哭了一晚,她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但她清楚绝不是为了那条喜欢的裙子,似乎有种最宝贵的东西在悄悄溜走。没过多久这样的戏码就经常上演,姐姐每次回家都以各种借口往自己家拿东西,陈旭也从开始的伤心,,到后来的习以为常。她也终于明白了,姐姐有了自己的家,这个家再也不是姐姐的家了。虽然家里少了一个人,但却依然温暖,但是没过多久爸爸病情复发终究再也没起来,妈妈因着爸爸的病故和多年的积劳成疾也病倒了。那时的陈旭才十六岁,可面对家庭的现状也不得不辍学回家照顾妈妈。过了一段时间的调养,妈妈虽然不能再干体力活,但也能基本自理,洗衣做饭了。这时的妈妈经常在陈旭耳边唠叨:“我这身体是越来越不行了,不知道哪天就走了,我最大的遗憾就是你哥还没成家,我这样走就是死也不会瞑目的。”每当听到这话,陈旭都很伤感,她暗暗励志一定要帮妈妈完成心愿,帮哥哥成个家,所以她就拼命的打工挣钱,几年下来她和哥哥用积攒的钱盖了一处宽敞的瓦房,他们搬进了新房子里,经人介绍哥哥也认识了现在的嫂子,可盖房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给哥哥讨老婆就成了问题,无奈之下只好东拼西凑,凑了8万元钱给哥哥娶了媳妇,记得结婚那天妈妈和哥哥都很高兴一整天脸上都挂着笑容,可陈旭却有些伤感,是不是哥哥也不属于这个家了呢?不管怎样他们只要高兴就好,陈旭这样安慰着自己。可谁又知道以后的是福还是祸呢?哥哥结婚了,家里又添了一个新人,家里所有人都对嫂子宠爱有加,可好景不长,一天,哥哥走到妈妈屋里对她说:“妈我们想分家。”陈旭听到这样的消息当场就火了,想想走到现在多不容易别人不知道可哥哥最清楚啊!这才多久就想分家了。她就想上前和哥哥理论,妈妈及时拉住了她对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就走出了屋。她急忙跟了出去,妈妈无奈的说:“我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什么样的人!你哥哥从小老实本分,这肯定是你嫂子的主意,他心里一定也不好受我们就别再说他了。”后来几经商量嫂子算是同意了不分家,可前提是那8万元钱由我们来还。妈妈居然同意了。陈旭为了这事第一次和妈妈吵架:“凭什么他结婚的钱要我们还,也太人了吧!你明知道我们没那么多钱,还答应他们这是为什么?”陈旭一声声着妈妈。妈妈无奈的说:“孩子我知道你委屈,可我也是没办法啊!你嫂子本来就嫌咱家穷,这钱要是咱不还,她还不天天找你哥闹吗?你哥这么多年也不容易,咱这也是为你哥着想,这一家人吧!”接着妈妈又说:“我都想好了你自己挣钱也还不上啊,我也出去干活咱们一块还,就是苦了你了。”妈妈一边说一边摸眼角的泪。听妈妈这么说陈旭也只好同意了,而且坚定的说:“妈这钱我自己还,你身体不好,还有高血压不能出去干活。”妈妈笑着说:“你自己要哪年才能还完呢?再说过两年你还要找个婆家呢,怎么也要自己留点才行。”陈旭也笑了说:“妈放心呗!债还不完我是不会离开这个家的,绝不会给你留下。”妈妈轻拍了陈旭的脑瓜一下笑着说:“这孩子!”有了这8万元的债,陈旭的心里像压了块大石头一样,一心想早日把钱还完。一天陈旭下班回家,和往常一样还没进门就喊:“妈,我回来了。”可是喊了几声也没见答应,她急忙跑进屋里,正看到嫂子坐在那看电视就问了一句:“咱妈呢?”她没好气的说:“她是个长腿的人,我怎么知道到哪去了!”陈旭一听就知道她和妈妈吵架了,这样的情形经常发生。她没来的及多想就跑到妈妈屋里去了,以往每次吵架妈妈总是躲在屋里生闷气 的,她边走边叫了两声妈可还没动静,这时她吓坏了,急忙推开房门看妈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急忙大喊:“哥咱妈病了快找人叫车送医院去啊!”这是嫂子慢悠悠的回了一句:“你哥没在家,我可没处找人去。”这时的陈旭顾不得和她争吵,只好拨通了姐姐的电话,这是,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给姐姐打电话。她带着哭腔说:“姐咱妈病了,你快来咱想办法把她送医院去。”没想到姐姐却说:“你着什么急啊!人老了,谁还不长病啊!我过会就去。”送到医院后经抢救算是活过来了,可因送去的太晚,因高血压引起的脑血栓神经造成了腿脚走不便,而且还变的呆傻了。妈妈终于活过来了,在陈旭心里,不管妈妈变成了什么样子,只要有妈妈在,那就还有家。出院后,家里面临着一个现实问题,妈妈由谁照顾呢?其实陈旭心里清楚妈妈的病肯定和嫂子脱不了干系,可这时候再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了。几经商量决定,以后妈妈由嫂子照顾,可住院看病的钱由陈旭自己出,姐姐表示自己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已经没那个义务管了,养儿为防老,那都是儿子的事。可嫂子表示要照顾妈可以,就是只管照顾但是钱一分不出,否则就没商量。陈旭无奈只好同意,她在心里默想,出钱没事可一定要照顾好妈妈啊!可她终究没说出口。说实话把妈妈交给嫂子照顾她确实有些不放心,可她也真的没办法,她要挣钱还债而且妈妈的病还要花钱的,她不挣钱没人会给她一分的。其实不是没有捷径的。公司老板看陈旭踏实勤劳又聪明善良,而且长的也很漂亮几次表示让她做自己的情人,可都被陈旭了。她清楚的记得小时候爸爸就说过:我们可以穷,但要活的有,用挣来的钱终究不会长久,而且谁若做了有辱门风的事也不配做我陈家的儿女。虽然周围有很多这样的人,可是陈旭却是不耻这样的行为。终于事情告一段落了,陈旭又上班去了,她要拼命的工作赚钱,因为她还有责任负担,甜蜜的负担。一天陈旭下班回家看到妈妈坐在轮椅上冲她笑,自从妈妈病后就谁也不认识了,可是却特别依赖她,她和妈妈说了一会话,虽然妈妈什么也不懂,但是她喜欢这么和妈妈说话,这就好像回到了以前。第二天她帮妈妈洗漱完了以后,准备上班的时候妈妈却使劲抓着她的衣角不让她走,她心想是不是嫂子让她受委屈了,她甩了甩头,心想别总是疑神疑鬼的。遂即掰开妈妈的手上班去了,可早上的事一直让她所以她提前请了假就回家去了。开门后她看到这样的一幕,妈妈在地上爬着去捡一块饼干,她离轮椅有一段距离,很显然已经爬了很久了。陈旭忙把妈妈弄到车上,有些责备的说道:“为什么不老实坐着,你不知道自己腿脚不方便吗?”妈妈小声的说:“我饿。”;“怎么饿呢?中午没吃饭吗?”这时嫂子从外面回来了。陈旭到,:“妈怎么饿呢?难道中午你没做饭吗?”嫂子理直气壮的说:“我中午有事出去?了,这不是桌子上给她放了饼干吗?你吼什么啊?”陈旭有些激动的说:“咱妈不是病人吗?你有事也要让她吃完饭你再去啊!”这时嫂子有些急了,说道:“你这么孝顺以后妈你管啊!有本事你把妈接出去享福啊,还不是住我家要我管,你别以为每月往家拿钱就有资本了,家里开销那么大,你那点钱根本不够。”陈旭气急了说:“不够?你每天都给妈吃什么好的啊?我一月拿一千来还不够妈的生活费吗?”嫂子双手抱到胸前说:“你要这么说我还不管了呢!这不费力还弄了一堆的不是。你赶紧把妈带走,爱去哪就去哪,我绝不拦着,不是我不想管,是你不信我。”陈旭终究是年轻气盛,遂即说道:“好,这妈是我自己的妈,无论以后怎样都和你们没一点关系。”她把这压抑了许久的委屈都出来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失,她从来都不是软弱的人,如果不是为了妈妈,她不会这样委曲求全的。可她没想到后果以后的该怎么走呢?晚上当她冷静下来,她才知道冲动是要付出代价的。她该去哪呢?她这才发现这里早以不是她的家了,她和妈妈将要无家可归了,她想去找哥哥说一下,可强烈的自尊心让她怎么也低不下这个头来。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哥哥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她已经这么远了,虽然住在同一屋檐下,可却变得这么陌生。想到这些她不禁一阵。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怎么也擦不掉。自己精心守护的家人怎么成了这样了呢?为什么都变得陌生了?想了许久她也没找到答案。她无力的甩甩头,还是不想了,有妈妈在就有家,还是先想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吧!她没有多少钱,外债还没还完,他能把妈妈接哪去呢?就是有地方住那以后妈妈还需要人照顾啊。她还要上班该怎么办呢?她这才发现生活很无奈,有很多时候不是只有骨气就能解决问题的!想了半天她才发现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帮助自己的人。是啊!自己的亲人都不可靠还能指望谁呢?这时忽然有一个人飘过她的脑海,林峰她的,那个对她有的男人,可这就意味着……………她在很早以前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无缘的帮助。现在只有妈妈是最重要的,即使嫂子不赶她们走,她也不放心把妈妈交给她来照顾。其实她早有把妈妈搬出去的打算,只是自己没那能力而已。做好了决定,她给那个男人打了电话,那人很兴奋的就答应了,她的条件就是要钱和房子,她要给妈妈一个家,给妈妈好的生活,就像小时候妈妈对自己一样,现在换她来给妈妈遮风挡雨。可她也因此沦为了别人的情人。离开这个她付出心血代价一手建造的房子,她没有太多的伤感,一个没有爱和温暖的房子怎么能成为家呢?曾经的家人都不在了,还守着这样不能成为家的家还有什么意义呢?离开了这个家就意味着以前她心中的家已经不复存在了,以后她的家人就只有妈妈了,有妈妈的地方就是家。她搬进了那个人准备的房子,开始了沦为别人的生活。她很感激这个男人,可她不爱他,只是因这个人有足够的。林峰对陈旭很好,还说只要她愿意就离婚给她一个真正的家。听到这话陈旭笑了,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这笑意味着什么。她觉得很,一个可以轻易自己同患难几十年的妻子,一个可以连亲生女儿都能抛弃的男人,怎么能给自己一个家呢?如果自己长的不是还算漂亮,他会帮她吗?世界本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她也从不奢望这些,他们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如果不是这男人帮她,她会觉得这样的男人很,不过这世界谁也没有资格评论谁,她不也一样沦为别人的情人吗?她没有在家安分的做他情人,她要努力工作,挣钱,以后离开这个男人后她也可以有足够的能力给妈妈一个好的生活。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两年过去了,陈旭在这两年里变得越发的冷漠,除了妈妈是她唯一的牵挂,她对任何人都不冷不热的。一天林峰回到他们的房子里,对陈旭说:“我们还是暂时分开吧!我妻子怀孕了,我这段时间去陪她,如果生个男孩,我想好好过日子,我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可你又何时爱过我呢?不肯和我结婚,不肯给我生个孩子,可能和我在一起你觉得很委屈,那我就放过自己也放过你吧!但是你放心,我也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你不就是需要钱吗。”陈旭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然后静静地离开。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林峰怒了站起来从她身后吼道:“这两年我对你们母女不薄,可你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真不知道你的心是什么做的。”陈旭听完没有回头还是优雅的走到了卧室,可谁也没看到有一滴泪从眼角滑落。陈旭拿了林峰的钱,还有自己平时的积蓄在邻市买了一座房子,她想离开这个充满欢笑也承载痛苦的城市和妈妈开始新的生活,她回到这个住了两年的房子里,走到妈妈跟前和妈妈说说话,她最近发现妈妈其实也不怎么傻,似乎能听的懂她说什么,有时静静的听着,有时抚摸一下她的头。她告诉妈妈过几天就要搬家了,她们要住新房子在新家过新年开始以后的新生活。就在她把所有手续都办好准备搬进新家的前一天,妈妈突然病重,住进了医院抢救,医生说妈妈的病情不好可能没救了。陈旭思索再三还是没有给哥哥姐姐打电话,让他们来看妈妈最后一眼。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理,反正他们不要妈妈了,那妈妈的死活又与他们何干呢?陈旭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病房,她努力让自己不哭,可眼泪却是不争气的流个不停。妈妈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人已经死了呢?陈旭再也忍不住跑到病床前哭了起来。妈妈终究是一句话也没留下就走了。陈旭给妈妈穿衣服时发现妈妈右手伸出了三个手指头却怎么也攥不上。她没有来的急多想,随她去吧!这时哥哥姐姐也来了,一块把妈妈安葬了。她没有多说什么,或许没了妈妈她和哥哥姐姐也就离得更远了吧!她把一切都办完了,就独自回到陌生的城市,那属于她的房子,她浑浑噩噩的在房子里呆了整整两个月。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上网聊天,她喜欢和陌生人聊天互不认识,可以,有人说网络都是不真实的,她笑了,好像现实有多真一样。她用在聊天中的说说笑笑,想从失去妈妈的痛苦中走出来,她怕自己闲下来会想起妈妈。所以每天都玩到很晚。一次她在网络中认识一个人,那人有妈妈一样的笑容。她把她当成了妈妈,可是她清楚那不是。但是有个寄托也好啊。有时人就是这样,在最失落痛苦时,哪怕别人一句问候一次关心,她都很温暖,至少她知道还有一个人在关心她,她没有被这世界离弃。转眼年关将至,别人家都张灯结彩,可陈旭丝毫没感觉到一点节日的气氛。没有亲人的节日显得越发的孤单。到了晚上望着窗外万家灯火,可能打开每家的窗户都少不了节日的气氛和浓浓的亲情吧!这时她想到了妈妈,这时第一次离开妈妈过年,心里越发的想念,她想到了妈妈临死前的情景,想到了妈妈始终攥不上的手指头,为什么妈妈伸出三个手指头呢?她想到了,自己是家里的老三,会不会是妈妈最放心不下自己呢!还是妈妈的三个孩子是她最大的牵挂呢?她发现自己真的不了解自己的妈妈。她一厢情愿的以为和哥哥姐姐断绝关系是对妈妈好,是他们太过分了,不让他们见妈妈最后一面是他们不配。可她忘了血浓于水有狠心的儿女,哪有狠心的父母啊。或许在妈妈心里无论他们做了什么都永远是自己的家人孩子。那她该怎样做才能让妈妈放心,能的走呢?想到这些她有些烦躁,还是不想了,可她一停下来,就觉得越发的孤单,房子里也冷清的。她想找个人陪她过年哪怕是说说话也好啊!可她悲哀的发现竟然没有一个朋友,这是她想到了有妈妈笑容的网友,可是大过年的,她们也真的不熟她能陪自己吗?她犹豫了,可她真的希望她能陪自己就像妈妈还在一样。所以她用了一个特别的方式,用一个陌生号码,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和她聊天,虽然说的是些不着边际的话,可她也很满足了,那就像妈妈一样即使一辈子不可能再见到,但至少她知道她就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不曾走远。天渐渐的亮了,她就这样聊了一晚上,有时想想很幼稚,但她也特满足,但又有一点感,毕竟她说了一晚的,但在她心里认定以后她就是自己的亲人。有人说无牵无挂多好啊,可谁又知道有时有点牵挂比了无牵挂要幸福的多。什么也不牵挂了,那人也就失去了生活的动力了。陈旭站在窗前,望着前方渐渐清晰纵横交错的马,偶尔还能听到几声炮竹的声响,她想到了很多年前过年的场景有爸爸妈妈哥哥姐姐,那画面多么温馨幸福啊!她在心里默默地说到:“妈妈我不认识回家的了,怎样才能找回曾经的家呢?”不经意间有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妈妈是你带我来到这个世界的,你的十月怀胎,生下我的那天是我的生日,也是你的日。你和爸爸是我唯一的支柱。
2020年01月06日 16:05:41 小贝
音乐室还是那么安静,窗外的那几个麻雀又叽叽喳喳地在操场里飞来飞去Y老师仍然坐在琴凳上,使劲咬住嘴唇,勉
2020年01月06日 15:24:10 小贝
在物质面前,爱情是那么廉价。如果有人明码标价爱情,那么这种爱情根本就不值一提,因为满是铜臭味的爱,会让
2020年01月06日 15:23:14 小贝
绵绵阴雨的校园里,总是碰见拉着行李箱即将离开的身影。2015年6月24日,中国矿业大学第二十一届学生会全体同仁集
2020年01月06日 15:05:20 小贝
微信扫描关注